山而

我的坑
该怎么填(思考

已买碟,泽野的歌永远都是这么棒。

爱歌非而否知-Whispering-:

把这首歌的歌词也听记翻译了一下(然后我一直没有从when you died里绕出来嗯……有错误请指正!!感谢!!!


YAMANAIAME 无尽的雨


作词:Benjamin & mpi

作编曲:泽野弘之

Vocal:Mica Caldito & mpi & Mika Kobayashi



Look over there that one big hole 看那里那个巨大的洞

Somebody’s got to move this huge stone 有人不得不去移动这块巨大的石头

A dog? a hound? I hear the sound 这是一条狗?是一条猎犬?

It is a half mile away from home我听见了那个声音,来自离家不远的地方


What was everything you were fighting for? 你所为之奋斗的所有是什么?

The sun in the sky it makes me so blue 空中的太阳让我感到忧郁

Rotten everything that I liked you for 为了我喜爱的一切

You can’t give up! 你不能放弃


Now you see 现在你看

Chasing the light! 去追逐光明!

It’s blowing right through the air 它们就在渗透在每一丝空气中

We gonna keep on fighting for our dreams 我们将要为梦想而战

Come on! 来吧

We’ll get on all fours 我们将挥动四肢

And then we will crawl in the grass 然后在草丛中匍匐前进

Until lost in my mind, I am just losing myself eh eh 直到我失去意识,我只是迷失了自我



I try to care they look so young 我试图去注意,因为他们看上去太过年轻

And left there toys and picked up a gun 丢下了玩具拾起了枪

They kiss goodbye a lullaby 他们与自己孩童时期吻别

I have to train them all in bloody war 我将要在血腥的战场磨练他们


What was everything you were fighting for? 你所为之奋斗的所有是什么?

The sun in the sky it makes me so blue 空中的太阳让我感到忧郁

Rotten everything that I liked you for 为了我喜爱的一切

You can’t give up! 你不能放弃


Now you see 现在你看

Chasing the light! 去追逐光明!

It’s blowing right through the air 它们就在渗透在每一丝空气中

We gonna keep on fighting for our dreams 我们将要为梦想而战

Come on! 来吧

We’ll get on all fours 我们将挥动四肢

And then we will crawl in the grass 然后在草丛中匍匐前进

Until lost in my mind, I am just losing myself 直到我失去意识,我只是迷失了自我



Now you see 现在你看

Chasing the light! 去追逐光明!

It’s blowing right through the air 它们就在渗透在每一丝空气中

We gonna keep on fighting for our dreams 我们将要为梦想而战

Come on! 来吧

We’ll get on all fours 我们将挥动四肢

And then we will crawl in the grass 然后在草丛中匍匐前进

Until lost in my mind 直到我失去意识



Now you see 现在你看

Chasing the light! 去追逐光明!

It’s blowing right through the air 它们就在渗透在每一丝空气中

We gonna keep on fighting for our dreams 我们将要为梦想而战

Come on! 来吧

We’ll get on all fours 我们将挥动四肢

And then we will crawl in the grass 然后在草丛中匍匐前进

Until lost in my mind, I am just losing myself 直到我失去意识



I heard all the bells calling 我听到所有的钟声都响起

Our nightmares of walls falling 我们的梦魇之墙已经落下

You came back and gave your help 你归来并伸出了援手

But you’re lying on the ground 但是你再一次倒在了地上


We turn back the tide of hell 我们逆转了死亡的洪流

And win back our fantasy 夺回了我们的梦想

We fight for our right to be a free people again 我们再一次为了自由而奋斗


And now we can see 然后你能看到

People shouting everywhere 人们在四处呐喊着

So much blood shed I can’t bear 那么多流血让我不能忍受

I can not erase the words you said to me 我不能遗忘你对我说过的每一个字

But now you’re dead 但是现在你死了

You will stand the endless rain 你将承受无尽的落雨

Wish I could have helped you more 我希望能够帮到你更多

When you died 当你死亡的时候

Only the day before 仅仅在这一天之前


【言金】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相恋十年三十题③

真的是好久没更文了,三次元实在是太忙了,按我这速度估计等FSN播完都更不完吧【泪目】


*可能意识流【?】其实没剧情OTZ

*依旧ooc,注意防雷

*言金only


—————————————————————————————

清晨的温度比想象中还低,能清晰的看到口中吐出的热气,绮礼打了个小小的寒战,回头看了看还在被窝里享受着美梦的同居人,帮他掖了掖被角,轻轻地走出了房间。


今天是礼拜天,是天主教隆重的主日。因为经费有限,教会的人员也是精简了许多,绮礼也不得不起了个大早来准备早晨的弥撒。


才不到六点,教会里已经陆陆续续的坐满了人,大家几乎是清一色的手捧着圣经,安静的坐在信徒席上等着仪式的开始。


早晨 6:30,绮礼对着镜子轻轻的吻了吻胸前的十字架,转身走上了讲台。伴随着柔和的进堂曲,全体信徒起立,模仿着神父在胸口缓缓的画下十字,轻念着“阿门。”


“愿天父的慈爱,基督的圣宠,圣神的恩赐,与你们同在。”神父稳重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信友们不约而同的回应:“也与您的心灵同在”。


“愿天父和基督,赐给你们恩宠及平安。”
“也赐给你。”


“愿主与你们同在。”
“也与你的心灵同在。”


进堂礼毕,紧接着是忏悔礼,绮礼翻开手中的册子,与众信徒一起诵读圣经。整个教会仿佛沐浴在神的光辉里,宁静且安详。


绮礼的眼睛缓缓的从信徒席上掠过,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清一色的上了年纪的人,鲜有的几个年轻人大概也是跟随父母来的。逐渐收回视线的绮礼发现好像有人盯着自己,一种不安感涌上心头,抬头便和那道瑰丽危险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此时吉尔伽美什坐在倒数第二排的长椅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台上有模有样的神父,红瞳里映照着教会的琉璃瓦,发出宝石般的光芒。


绮礼心里一紧,这家伙不是应该还在睡觉吗?口中却依然念念有词:“神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这是……这是我们从主所听见,又报给你们的信息。”短暂的停顿扰乱了原来诵读的节奏,信众们纷纷抬头,看着台上失态的神父,大厅突然安静了下来。


“哼呵呵…”信徒席传来一声浅笑,绮礼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发出的。他抬头便与那个挑衅的视线交缠,用力地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没想到对方却加倍的还了回来,还施以王的威压,让绮礼束手无策。


绮礼不得不走上前微微鞠躬表示歉意,重新镇定的颂起了圣经,信徒们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互相嘟囔了几句,很快就重新投入了仪式。绮礼不停地提醒着自己不能往吉尔那里看,但来自王的眼神依然肆无忌惮的扫视着他,一刻也没移开过。


接下来的圣血圣体仪式除了绮礼觉得被某人注视得很不自然之外,进行得都还算顺利。礼毕,绮礼在教会门口送走每一位信友,送走最后一个人时,时针已经指向了中午,绮礼突然觉得疲惫不堪。


他走向倒数第二排的青年前,用手托起他的下巴,注视着他的眼眸。“吉尔伽美什,你的兴致可真是越来越高了呢?”“本王的愉悦可是填不满的啊。”青年眯了一下眼睛,瞳孔迅速的收缩了一下,进而散发出美丽的光芒。绮礼不自觉的凑近了王的脸。


“被这么美的眼睛一直注视着让我十分惶恐呢。”神父一脸道貌岸然的假笑,顺势加大手掌的力度,青年的脸被捏的有点变形,“为什么英雄王总是乐于出我的糗呢,今天都差点搞砸了。”


“啧…”疼痛让吉尔倒吸一口冷气,“绮礼,快住手!”


“不是很喜欢看我吗?现在就让你看个够吧。”绮礼将脸不断凑近青年,看到了红色瞳孔里微笑着的自己,突然觉得身体一阵燥热。


“嗯…”突然被一阵温热包围,神父的舌头就这样粗鲁的撞进吉尔的口腔,嘴唇好像被咬破了,口腔里弥漫是腥甜的血的味道。睁眼看着绮礼,相隔不到十厘米的对方眼睛里,反射出被制约住的自己的顺从模样 。难得地不觉得气愤,“有时让他主动一点也挺有趣的,那就逗逗他好了。”吉尔这样想着。


伸出双手环住绮礼的头,在下一轮带着惩罚的深吻开始前,吉尔微睁着眼,在绮礼耳边含糊不清的说道:“…本王的视线离不开你哦。”带着热气的情话转眼间变成白汽无声无息的蒸发在空气里,神父红得发烫的耳朵却是刚才暧昧的最好证明。


“真是服了你了。”绮礼抱紧环中的人,庄严又神圣的吻上了他的眼睛,小心翼翼的像怕损坏某件珍宝一样,用嘴唇轻轻的摩挲着。


“我的视线何时才能离开你呢?”







【言金】相性一百问之前三十问


今天生日⊙▽⊙于是补了个愉快轻松的脑洞,大家当做彩蛋看看就行~虽然还有两个坑没填。。。【其实是个大坑货】

*言金only *时间大概是五战前 *依旧OOC严重,注意防雷

—————————————————————————————

大家好,我是这次采访的主持人山而⊙▽⊙,今天的嘉宾是两个很厉害的大人物呢!让我们一起来欢迎他们!【啪啪啪】

言:大家好
金:杂修好

1、请问你的名字是?
言:言峰绮礼。【面无表情】
金:本王的名字是你随随便便就能知道的吗?杂修。【高冷脸】
言:他是吉尔伽美什。【依旧面无表情】  
金:喂!言峰你…! 【 (`皿´) 】
言:【眼神温柔地揉了揉闪闪的头 (゚∀゚)o彡゜ 】
金:…哼,本王懒得和你计较【脸红】


2、年龄是?
言:33【眼光黯淡】
金:我可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王呢~【骄傲地看着绮礼】
言:好老。【斜眼】
金:【ヽ(*`д´*)ノ】
言:【再次顺毛 (゚∀゚)o彡゜ 】
金:…


3、性别是?
言:我想应该很明显吧。
金:你眼睛瞎了吗?


4、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言:不知道。应该是比较沉闷古板的那种吧。
金:言峰你明明就是个鬼畜!
言:有吗?中二王?
金: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ヽ(*`д´*)ノ 】
言:…【顺毛×10086 (゚∀゚)o彡゜ 】

5、对方的性格呢?
言:又中二又霸道还有点孩子气。
金:你…!!!【王之财宝发动 Ψ(`∀´)Ψ 】
言:但是在两人相处时异常温柔呢,十年来也还算听话。【笑】
金:什么嘛…!【脸红 (/////△/////)】


6、两个人是什麽时候相遇的?在哪裏?
言:时臣家里。时臣把他召唤出来。想想都已经过了十年了,真快。【沉思】
金:其实本王现世时根本没注意你【挑衅地看着绮礼】
言:哦。【面瘫脸】
金:…【 ヽ(*`д´*)ノ 】



7、对对方的第一印像是?
言:刺眼。
金:本王哪里刺眼了?
言:哪里都刺眼,金闪闪的。
金:……【 (≡Д≡;) 】
言:你对我第一印象如何?
金:跟时臣一样无聊至极的男人。【挑衅脸】
言:哦。【面瘫】



8、喜欢对方的哪一点呢?
言:脸。
金:就这一点?!本王的容颜自然没话说!【瞪着绮礼】
言:身体也是相当美味
金:能说点别的吗?【=_=】
言:全部我都很喜欢
金:……我…也是…【 扭头(/////△/////)】


9、讨厌对方哪一点?
言:中二吧【瞄了一眼闪闪】
金:哪有!
言:其实也算不上讨厌,有时也挺可爱的【笑】
金:哼!本王不讨厌任何人,因为他们没资格让本王讨厌。
言:真是中二啊。【皱眉】


10、你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吗?
言:还不赖。
金:还不赖。
【同时说道的两人】
言:……
金:……


11、你怎麽称呼对方?
言:吉尔伽美什或者英雄王。
金:以前是叫绮礼,现在改叫言峰了
言:为什么改了?
金:本王觉得这样能表现出我们的关系【认真】
言:哦?什么关系?【盯着闪闪轻笑】
金:夫…夫关系…【低声嘟囔】别废话了!赶紧下一道题!【慌乱 (;゚д゚) 】


12、你希望被对方怎样称呼呢?
言:现在这个名字就好了
金:言峰,叫我吉尔也是可以的哦,本王准了。
言:吉尔?
金:恩。


13、如果以动物比喻的话,你觉得对方是?
言:狮子,很霸道而且具有攻击性
金:狼或者豹子,反正没我强!



14、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你会选择?
言:闪闪发光的奢侈品吧
金:你已经是我的东西了,不需要送【霸气外露 (`ε´) 】
言:…



15、自己想要什麽礼物呢?
言:麻婆豆腐。
金:本王宝库了宝物应有尽有,没什么想要的


16、对对方有哪裏不满吗?一般是怎样的事情?
言:他总是欲求不满,很难对付
金:我哪里有!再说你不也是一脸享受吗?!【脸红 (/////△/////) 】
言:姑且算是吧
金:最讨厌言峰口嫌体正直了!
言:…【心想要不要今晚主动上了面前这货】 



17、你的毛病是?
言:和某王相比太过保守了
金:我很完美【顺便不耐烦的看了绮礼一眼】


18、对方的毛病是?
言:同第九题
金:不主动


19、对方做的什麽事情(包括毛病)会让您不快?
言: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金:哪有!明明是因为你不在我才用这打发时间的!还有,你吃完麻婆豆腐后和我接吻真是烂透了!
言:…麻婆豆腐很好吃的【难得的激动 (*´﹃`*) 】
金:别提那个了!



20、你做的什麽事(包括毛病)会让对方不快?
言:吃麻婆豆腐…
金:没●有【骄傲笑】
言:【〒_〒】



21、你们的关系到了哪种程度?
言: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都做了。
金:同上



22、两人初次约会是在哪裏?
言:如果要算的话,那就是第一次愉悦讲座了,在我房间里
金:在他房间里



23、那时两人间的气氛怎麽样?
言:不怎么样
金:非常好


24、那时进展到何种地步了?
言:仅仅是聊天而已
金:他开始注意我并渐渐爱上我
言:你够!【捂脸】


25、经常去的约会地点是?
言:很少出去,教会事务太忙了
金:没有【不悦 (。•ˇ‸ˇ•。) 】



26、你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麽样的准备?
言:没有过生日的习惯。
金:我不需要过生日,不过1228本王还是可以记住的
27、是由哪一方告白的?

言:吉尔伽美什
金:明明是你!
言:不是你先到我房间里来勾引我的?【挑眉】
金:哪有!【面红耳赤 】明明是你先要求我当你的servant的
言:好吧,那就是我先主动


28、你有多喜欢对方?
言:说不清,但是已经离不开他了【苦笑】
金:离不开+1


29、那麽,你爱对方吗?
言:当然
金:当然


30、对方说什麽会让你觉得很没办法拒绝?
言:不管说什么我都没法拒绝吧,他那么强
金:我说啥就算啥!【得意】
30、对方说什麽会让你觉得很没办法拒绝? 言:不管说什么我都没法拒绝吧,他那么强 金:我说啥就算啥!【得意】

【言金】Before my body is dry. 【上】

德国军官绮礼×法国落没贵族闪

二战梗

是一直想写但不敢开的大坑,之前用手机码了一遍发现忘记保存了,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所以米娜看到的是删减版ORZ之前那个言金相爱十年三十题才填了两个现在又开新坑真的大丈夫?!【跪】



*文笔渣,缓更,可能中长篇

*漏洞bug略多,致歉

*依然ooc严重

*建议BGM:【Before my body is dry】——小林未郁


—————————————————————————————



记忆里第一次见到那个少年,是在巴黎的难民营里。



正值春夏之交的巴黎,本应是最为妩媚动人的。但今日的巴黎,却透着惨淡的映像。没有时装,没有香水,没有浪漫的法式大餐,却无端多出来一些绝望的气息。




天空是少有的晴朗,蓝色天幕时而掠过几台类似于飞鸟的机体,呼啸而过后留下了错综复杂的气流。
无数个建于废墟之上的简陋帐篷,在炮火的映衬下摇摇欲坠。哭嚎,嘶叫,绝望,悲哀汇集成风,不断的吹拂着这片土地。





1940.614.巴黎沦陷。




一切始于战争。




对于战争,我并非痛恨至极,相反,因为战争的缘故,我拥有了巨大的权利,受人尊重并渐渐习惯了养尊处优。于我而言,战争不过是权力者以暴力形式满足自己占有欲的工具罢了,所有被卷入战争的人民,都是这场盛大演出的配角,戏份完结后便以生命为祭品黯然谢幕。




“你生来适合战斗。”刚入伍时的长官就对我下了这个仓促的定义,“你鲜有多余的感情,行动果敢没有迟疑,战争需要你这种人。”



或许是长官的话冥冥之中引导着我,入伍不过五年,从训练兵到士官,再到如今的少尉军衔,我爬上权利的宝座,能力逐渐被人认可。这些年的辛苦与付出,我也算尝了个透彻。





日耳曼民族赋予我对战争无穷的信仰,从小接受军国主义教育,对我的人格塑造力极强。我身为德意志骄傲的臣民,生来享受荣耀之光,我一介士兵,应当忠君,爱国,以必死信念为皇帝开疆拓土,统一山河。这是我的宿命。





此刻怀着这样的心情,我扬起头颅缓慢地行走在巴黎城里,身后的卫兵也是亦步亦趋。这座城的美丽,在一瞬间顷颓殆尽,剩下苟延残踹的古老建筑以及这些优雅浪漫闻名于世的法国佬,看他们在破帐篷里瑟瑟发抖,优雅气息荡然无存,我心里渐渐升腾出胜利的快感。




强者赢得欢呼,弱者只配凌辱。





目光所及之处,一位金发少年在一群神色惶恐悲戚的难民前显得格格不入。穿着金丝镶边的丝质衬衣,领口下是一个类似于狮子的家徽,想来是上层贵族社会里某个纨绔子弟。





不过他吸引我的地方不单单是这个。少年的眼眸是极少见的深红色,此刻他正在毫不掩饰的盯着我,眼里的恨意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来,庄严又美丽。





我低眼,使目光和他对视,他丝毫没有退缩,眼瞳里流出危险的光,真是像极了荒野上无所惧怖的幼狮,虽然稚嫩但仍闪烁着王的光辉。明明才是青春的年华,却有这么深的仇恨,太难得。





我突然对他产生兴趣了。想要了解,想要占有,想要破坏。




渐渐走近他,军靴拍打地面的声音好像有股魔力,前一秒还在叹息抱怨的难民立刻安静下来,全城人民都在屏息凝气的注视着我的行动。我微微挺了挺身板。



距离十步,少年脸上露出了凛然的神色。



五步,我与他仅几米之遥,他在朝我微笑,带着显而易见的嘲讽。



三步,我让跟随的卫兵停下,这是男人和男孩间的谈话,我不想被人打扰。




两步,我几乎伸手就可以摸到他的脸。




一步,我已来到他的面前。



“Bonjour”我伸出手,试着用法语向他问好。
他看着我,没有说话,只是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突然伸出来抓住我的肩,右边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银晃晃的物件。



是一把瑞士军刀。



还是太幼稚了,我在心里嘲笑他。沉默地反扭住他的胳膊,右手擒住他的手掌,左手夺过那把刀,还算干净利落。



作为偿还,我把刀架在男孩的脖颈上。



他眼中闪过些许错愕马上便恢复镇静。“Me tuer ”他抬头看着我,神色平静没有要挣脱的意思。




失望的潮水向我涌来。


这就是你所设计所谓的结局?
认输,是我不能容忍的。在我的世界观里,认输是对自己懦弱的肯定,是弱者的自欺欺人。




就在这片刻的迟疑中,我放松了手上的力度,少年一个侧身挣脱了我的牵制,迅速地从腰间拔出一把枪,是极为常见但适于近距离素射的鲁格P08手枪 黑森森的枪口冷冷的对着我。



他还没放弃。




一声枪鸣响彻街区,细密的血珠嘀嗒嘀落在地上,随着大气很快就干透了。战栗,疼痛,以及深重的挫败感让少年在我面前扔下了手枪,无力的瘫倒在地上大口喘息。




身后的卫兵拥了上来,擦拭着刚刚发出一记子弹的微热枪口。我肯定的对他点头,转而走上前去检查男孩的伤势。男孩的左肩已经被鲜血濡湿,狮子纹案的家徽浸染在一片红色中,肩头上有颗圆状的弹口,不深但依然触目惊心,当然这是对于民众而言,于我,算不上什么。



“Der name?”我询问着他的名字。



“Gilgamesh· Carolingian.” 他微弱的说,脸上带着悽艳的惨笑,瞳中的红色流动着和身上的血色交相辉映,让人移不开视线。
“ 贵族?是 Carolingian公爵的儿子?”我想起前日似乎轰打过一个姓氏为 Carolingian 公爵的宅邸。我抚摸着他的头发,他想躲开但因太虚弱而做不到。



“你夺走了我的一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加倍奉还。”他咬牙切齿不回答我的问题,却用带着法国口音的德语向我发出诅咒,我竟然觉得他一字一句一个发音都风情万种。



“荣幸之至。”我微笑,将他一把抱起,“从今以后就跟着我吧,我想看看你有多恨我。”


“……”




那个晴朗的午后,我们的对话残章掉落在鲜血淋漓的马路上 ,掷地有声,就像誓言。



于是,在德意志国防军Wehrmacht的军营里。



我和这个男孩开始了漫长又特殊的战斗。




【言金】压力爆发。—————相恋十年三十题②

好久没更了反正也没人看吧QAQ果咩。


*依旧言金only

*绝对ooc,注意防雷




—————————————————————————————

今天月亮很圆,月光照进夜晚的教会,隐约可以看到极细小的灰尘漂浮在空气中。


年轻的神父关上庄严的雕花大门,转过身,轻轻的叹了口气。这段时间因为突发地震的关系,每天来教会祈福的人是以往的好几倍。以前也有出现这种意外状况,但是有父亲璃正在,绮礼一直都是袖手旁观。可今非昔比,自父亲离世后,责任也就落到了绮礼身上。于是,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一共主持了大大小小快二十个葬礼,除此之外还要负责每天的早晨的礼拜以及教会人员的日常生活,对于这个24岁的年轻人来说的确负担得太多了。


走进教会的走廊,两边的壁灯非常幽暗,仅仅在墙上映出一片小小的火光。绮礼故意没开灯,太过强烈的日光灯总让他有种不安感。


终于来到走廊尽头的房间,熟练地扭开房门,绮礼进门后迅速的脱下沉重累赘的衣鞋,直挺挺的倒在了柔软的双人床上。


被棉花包围的感觉让他渐渐放松。闭上眼,脑海里却浮现了葬礼上神情悲戚带着黑纱的死者亲属,耳边则回荡着他们或尖锐或低沉的哭声。绮礼心烦,翻身调整呼吸,心里又被教会日常开支的账单以及明天的祭奠活动填满。


睡不着。


绮礼辗转反侧,心里像被巨石压着。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二点,可空荡荡的房间了只有他一个人的呼吸声。


那个人呢?又出去花天酒地了?绮礼无奈的想。对于同居者这种晚归的行为,他早已见惯不惊。拥有美少年外表的王似乎十分享受现世那种灯红酒绿的生活。绮礼工作的时候,他常去一家很热闹的酒吧,在那里放下王的尊严,大口的喝着劣质的鸡尾酒,坦然的接受四周各种暧昧欣赏的目光。兴致好的时候,还会上台献曲一首,结果当然是赢得满堂喝彩和疯狂追捧。王这种属性,在一年的市井生活里被金发少年隐藏得很好,单从外表看,他只是一个美艳又稚嫩的耀眼人类。


就是这从骨子散发出的美艳和一脸涉世未深的稚嫩,让人欲罢不能。


绮礼这样想着,身后门被一下撞开了。吉尔伽美什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靠在门上双颊通红,眼睛眯成性感的弧度。


“呐,绮礼,睡了吗?”吉尔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准备睡了,最近太累了。”绮礼望向吉尔,潮水般的倦意突然向他袭来,“倒是英雄王你,最近兴致相当好啊…”“那是。”吉尔伽美什微笑着,“这现世还没本王想象得那么无聊。”月光照进房间,洒在王的金色发丝上 ,珠润圆满。无人回应,才几秒钟,床上的男人便进入了梦乡。


吉尔看着绮礼渐渐进入熟睡的面容,突然想整整他,就当作他这么多天忙得忽视自己的惩罚。


“诶,这么好的月色!绮礼,本王命你起来陪我赏月!”吉尔伽美什看着月亮,厉声命令着床上的男人。绮礼本被各种杂物烦恼着,好不容易刚刚进入浅眠状态,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命令惊醒了。微微皱眉,他睡眼朦胧地瞟了带着笑意的王,翻了个身,接着睡着了。


这个行为对自尊心极强的王来说无疑是赤裸裸的挑衅。“绮礼你什么意思?!知道违抗王的命令是什么下场吗?!”吉尔伽美什一把推醒进入熟睡的绮礼,怒气冲天地看着他。男人再次被惊醒,不耐烦地推开吉尔。“我很累,你自己一个人去看吧。”敷衍的摸了几下吉尔的后背,再次沉沉睡去。彻底被这毫不在意的举动激怒,吉尔伽美什猛地揪起男人的衣领,迈过一条腿跨坐在他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睛里的红色燃起火焰。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打扰难得的睡眠,绮礼从床上坐起来,眉毛皱成一团。“英雄王,能别耍小孩子脾气吗?”看着跨坐在他身上的金发少年,男人叹气。“小孩子脾气?绮礼你吃了什么胆?”吉尔一个拳头砸在猝不及防的绮礼脸上,顷刻,绮礼脸上出现了深深的红印。“哦,你是想玩真的?”绮礼摸着脸,抓住王的后脑勺,“说过我很累了,你却一直打扰我,不觉得做的太过分了吗?英雄王。”说完抡起一个枕头砸在吉尔脸上,然后扑倒在他身上,压着枕头使吉尔呼不出气来。


“唔…你疯了!”英雄王失去了刚才的威风。手脚都被身上健壮的男人钳制住了,脸上的枕头也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杂修杂修杂修!”吉尔伽美什气急败坏地喊着,激烈的反抗着男人,不断的用胳膊肘顶着他的肩膀。绮礼本来打算给他一点点教训但是看到他反应这么强烈,心里倒有些后怕:如果放了他,自己肯定会被万箭穿心,但是不放开的话…真的死了怎么办。


思考再三,绮礼松开了紧紧压在吉尔脸上的枕头,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吻住了他。


“咳…咳……”刚刚喘过一口气的少年被这个的吻弄得晕头转向。绮礼极力的回想着吉尔喜欢被吻的地方,然后用力的用舌头打开他的嘴巴,长驱直入的舔吻着他的口腔内壁。“唔…绮礼你不得好死…”微微缓过气来的王被舔吻的有些舒服,渐渐地回应起他,双手却一遍又一遍的锤着他。


吻了很久,察觉到英雄王的手慢慢攀上自己的脖颈,忘我的回应着自己的攻势,绮礼心里慢慢松了一口气,想必已经吉尔伽美什已经消气了。活在几千年前的王对于老练的绮礼来说只是个爱耍小性子的孩子,稍微安慰他并且循着他的喜好来讨好他,王即使再生气也不会出人命,这招绮礼屡试不爽。


他从吉尔身上翻下来,把吉尔拥入怀中,轻轻的说了句:对不起,最近压力太大了,忽略你了。吉尔伽美什早已被难得的、绮礼主动的吻弄得招架不住,只是嘟囔着下不为例,便钻进了他的怀抱,再次索要起吻来。

一吻结束的时候,吉尔有点困了,就着接吻的姿势睡着了。经过刚才的释放,绮礼感觉身上的压力没那么重了,真不知道该感谢还是该埋怨王。苦笑着抱紧怀中的人,随即沉沉睡去。


这一晚绮礼睡得极好。









总觉得麻婆一脸被闪闪榨♂干了的表情→_→够了,你们两个快去补魔!

【言金】习惯性吻别。——————相恋十年三十题①

习惯性吻别。

*可能OOC,致歉

*BGM:《Louise》——Eisblume

*色气十足注意防雷



“又要去哪儿?绮礼。”

吉尔伽美什躺在不太宽的沙发上,斜眼望着床前正在整理衣物的男人,眉头微蹙。

“教会下来的任务,会去一趟中国,”男人头也不抬的折叠着衬衣、裤子、袜子,“可能一个月左右…啧…”,拿着几件外套焦头烂额,打理衣物对任何男人都是一件头疼的事。

“这么久。”吉尔伽美什灵巧的从沙发上翻下来,金色的发丝随着脑袋的晃动而轻轻扬起,斑驳地落在那双红瞳上方,干净而柔软。

“没办法的事。”绮礼回过头,微微一笑向沙发前的王表示歉意。“你一个人可以搞定吧,我的英雄王?”带着无可置疑的语气,男人愉悦的挑眉看着对面美丽得像妖精一样的男人。不,他就是妖精。

“哼,杂修,还轮不到你小看本王。”吉尔伽美什勾起嘴角,“自从受肉后,本王可是对这世界非常有兴趣呢。”

的确,离第四次圣杯战争过去不到一年,吉尔伽美什就已经完全适应了人间的生活。除了药物的功效让他不那么霸道危险之外,看得出他也是在努力的接受这个现代社会。即使是在少有的外出时,他对周围的人都极其礼貌,再加上他与生俱来的炫目外表,吸引了不少优秀的女性。在家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喜欢拆开这些女性的来信,在绮礼面前声情并茂的朗读,其间观察男人微妙的表情变化,乐此不疲。总而言之,在这一年里,所谓的英雄王殿下在现代社会的平民生活过得也算是多姿多彩,比绮礼预想的好了太多。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言峰绮礼在他身边。也曾有一两次特殊的任务,绮礼不得不匆忙离开,回来看着发热虚弱的王,心里充满了无奈。明明是那么高傲不可一世的王者,却让自己如此狼狈可怜。绮礼一边这么想一边擦洗着王的身体,用嘴唇轻轻碰触他滚烫的额头,眼里竟有一闪而过的温柔。可惜俩人都未曾发觉。

时间回到刚才。吉尔伽美什离开躺了一天的沙发,踱步走到绮礼身后,双臂环住男人结实有力的腰。“你不在,本王可少了一大乐趣呢。”不安分的手穿过男人的腰腹,掠过宽阔的胸膛,轻轻摩挲着男人光洁的下巴。

“要怎么补偿本王?”金色的头发埋进男人的后背,模糊不清的说到。

绮礼不得不放下手中恼人的衣物,转身抓住王的手,把他反扭压在墙上。

“绮礼,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吉尔伽美什带着怒意,一对闪烁着危险光芒的红瞳死死盯着面前不动声色的男人,清瘦的身体在健壮的男人面前毫无招架之力。“我数三声,放开本王。”不甘心被压在墙上,吉尔伽美什的声音渐渐蒙上一层威严。可是对面的男人依然无动于衷,漆黑的瞳仁静静的看着他。空气中只剩两人的呼吸。

“三。”

男人似乎把他压得更紧。

“二!”

意识到不对的吉尔伽美什开始挣扎。

“一……”一字还未说完,男人的唇就霸道地压了上来。长驱直入,舌头没放过对方口腔里的任何一个角落,手轻轻的压住金色的头发,强行抬高对方的下颌,使之与自己的嘴唇相合。

“唔……”王被突如其来的吻弄得有些惊慌失措,但马上又恢复了镇静。记忆中,这是绮礼第一次主动吻自己。以前的他,只能在自己不断的诱导下回应着唇齿间的情欲,像今天这样粗暴直接,还真是少之又少。王的心中充满了愉悦,双手攀上了男人的脖颈,用同样浓郁的吻来回应他。

狭小的室内,两人忘情的吻使室温仿佛升高了好几度。绮礼垂眼看着眼前的王。眼神迷离,瞳孔中的红色仿佛霓虹流转,带着妖冶的光,嘴角挂满了透明的津液,灵活的舌尖还在向自己不断的索取更多。真是淫乱的王啊。言峰绮礼这样想着,再次投入更深的爱欲中,一轮又一轮,就像海潮。

嘴唇分开的瞬间,两人都有点空虚。吉尔伽美什托住男人的脸,手指划过他的眼睛,鼻梁,最后停在嘴唇了。

“以后每次离开时都向本王献上一个吻。”

“遵命,我的王。”绮礼再次吻向眼前的人。啊,不论以后的路多难走,任务多危险,他只想暂时沉浸在这短暂的欢愉中。

只想窒息在这转瞬即逝的情欲中。



—————————————————————————————
后续


终于结束了这次任务,精疲力尽的绮礼回到了熟悉的教会。推开房间的门,放下沉重的包裹,房间里少了些生活的气息。

那个人呢?

走进卧室,漆黑一片,绮礼想开灯,却不知道开关的位置。跌跌撞撞走到床边,准备拉开窗帘透一点光进来,腰好像被某个人抱住了。“绮礼……”微弱的声音呼唤着他。绮礼转过身,脖子猛地被对方勾住了,一片火热的唇瓣贴了上来。

果然还是发烧了。

绮礼苦笑,然后深深的吻住了对方的嘴唇。









在微博上看到的十年三十题,想写言金版的,不知道有没有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