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eganai

【言金】习惯性吻别。——————相恋十年三十题①

习惯性吻别。

*可能OOC,致歉

*BGM:《Louise》——Eisblume

*色气十足注意防雷



“又要去哪儿?绮礼。”

吉尔伽美什躺在不太宽的沙发上,斜眼望着床前正在整理衣物的男人,眉头微蹙。

“教会下来的任务,会去一趟中国,”男人头也不抬的折叠着衬衣、裤子、袜子,“可能一个月左右…啧…”,拿着几件外套焦头烂额,打理衣物对任何男人都是一件头疼的事。

“这么久。”吉尔伽美什灵巧的从沙发上翻下来,金色的发丝随着脑袋的晃动而轻轻扬起,斑驳地落在那双红瞳上方,干净而柔软。

“没办法的事。”绮礼回过头,微微一笑向沙发前的王表示歉意。“你一个人可以搞定吧,我的英雄王?”带着无可置疑的语气,男人愉悦的挑眉看着对面美丽得像妖精一样的男人。不,他就是妖精。

“哼,杂修,还轮不到你小看本王。”吉尔伽美什勾起嘴角,“自从受肉后,本王可是对这世界非常有兴趣呢。”

的确,离第四次圣杯战争过去不到一年,吉尔伽美什就已经完全适应了人间的生活。除了药物的功效让他不那么霸道危险之外,看得出他也是在努力的接受这个现代社会。即使是在少有的外出时,他对周围的人都极其礼貌,再加上他与生俱来的炫目外表,吸引了不少优秀的女性。在家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喜欢拆开这些女性的来信,在绮礼面前声情并茂的朗读,其间观察男人微妙的表情变化,乐此不疲。总而言之,在这一年里,所谓的英雄王殿下在现代社会的平民生活过得也算是多姿多彩,比绮礼预想的好了太多。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言峰绮礼在他身边。也曾有一两次特殊的任务,绮礼不得不匆忙离开,回来看着发热虚弱的王,心里充满了无奈。明明是那么高傲不可一世的王者,却让自己如此狼狈可怜。绮礼一边这么想一边擦洗着王的身体,用嘴唇轻轻碰触他滚烫的额头,眼里竟有一闪而过的温柔。可惜俩人都未曾发觉。

时间回到刚才。吉尔伽美什离开躺了一天的沙发,踱步走到绮礼身后,双臂环住男人结实有力的腰。“你不在,本王可少了一大乐趣呢。”不安分的手穿过男人的腰腹,掠过宽阔的胸膛,轻轻摩挲着男人光洁的下巴。

“要怎么补偿本王?”金色的头发埋进男人的后背,模糊不清的说到。

绮礼不得不放下手中恼人的衣物,转身抓住王的手,把他反扭压在墙上。

“绮礼,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吉尔伽美什带着怒意,一对闪烁着危险光芒的红瞳死死盯着面前不动声色的男人,清瘦的身体在健壮的男人面前毫无招架之力。“我数三声,放开本王。”不甘心被压在墙上,吉尔伽美什的声音渐渐蒙上一层威严。可是对面的男人依然无动于衷,漆黑的瞳仁静静的看着他。空气中只剩两人的呼吸。

“三。”

男人似乎把他压得更紧。

“二!”

意识到不对的吉尔伽美什开始挣扎。

“一……”一字还未说完,男人的唇就霸道地压了上来。长驱直入,舌头没放过对方口腔里的任何一个角落,手轻轻的压住金色的头发,强行抬高对方的下颌,使之与自己的嘴唇相合。

“唔……”王被突如其来的吻弄得有些惊慌失措,但马上又恢复了镇静。记忆中,这是绮礼第一次主动吻自己。以前的他,只能在自己不断的诱导下回应着唇齿间的情欲,像今天这样粗暴直接,还真是少之又少。王的心中充满了愉悦,双手攀上了男人的脖颈,用同样浓郁的吻来回应他。

狭小的室内,两人忘情的吻使室温仿佛升高了好几度。绮礼垂眼看着眼前的王。眼神迷离,瞳孔中的红色仿佛霓虹流转,带着妖冶的光,嘴角挂满了透明的津液,灵活的舌尖还在向自己不断的索取更多。真是淫乱的王啊。言峰绮礼这样想着,再次投入更深的爱欲中,一轮又一轮,就像海潮。

嘴唇分开的瞬间,两人都有点空虚。吉尔伽美什托住男人的脸,手指划过他的眼睛,鼻梁,最后停在嘴唇了。

“以后每次离开时都向本王献上一个吻。”

“遵命,我的王。”绮礼再次吻向眼前的人。啊,不论以后的路多难走,任务多危险,他只想暂时沉浸在这短暂的欢愉中。

只想窒息在这转瞬即逝的情欲中。



—————————————————————————————
后续


终于结束了这次任务,精疲力尽的绮礼回到了熟悉的教会。推开房间的门,放下沉重的包裹,房间里少了些生活的气息。

那个人呢?

走进卧室,漆黑一片,绮礼想开灯,却不知道开关的位置。跌跌撞撞走到床边,准备拉开窗帘透一点光进来,腰好像被某个人抱住了。“绮礼……”微弱的声音呼唤着他。绮礼转过身,脖子猛地被对方勾住了,一片火热的唇瓣贴了上来。

果然还是发烧了。

绮礼苦笑,然后深深的吻住了对方的嘴唇。









评论(3)

热度(40)

  1. 绮礼神父nameganai 转载了此文字
    饲主之恩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