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eganai

【言金】压力爆发。—————相恋十年三十题②

好久没更了反正也没人看吧QAQ果咩。


*依旧言金only

*绝对ooc,注意防雷




—————————————————————————————

今天月亮很圆,月光照进夜晚的教会,隐约可以看到极细小的灰尘漂浮在空气中。


年轻的神父关上庄严的雕花大门,转过身,轻轻的叹了口气。这段时间因为突发地震的关系,每天来教会祈福的人是以往的好几倍。以前也有出现这种意外状况,但是有父亲璃正在,绮礼一直都是袖手旁观。可今非昔比,自父亲离世后,责任也就落到了绮礼身上。于是,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一共主持了大大小小快二十个葬礼,除此之外还要负责每天的早晨的礼拜以及教会人员的日常生活,对于这个24岁的年轻人来说的确负担得太多了。


走进教会的走廊,两边的壁灯非常幽暗,仅仅在墙上映出一片小小的火光。绮礼故意没开灯,太过强烈的日光灯总让他有种不安感。


终于来到走廊尽头的房间,熟练地扭开房门,绮礼进门后迅速的脱下沉重累赘的衣鞋,直挺挺的倒在了柔软的双人床上。


被棉花包围的感觉让他渐渐放松。闭上眼,脑海里却浮现了葬礼上神情悲戚带着黑纱的死者亲属,耳边则回荡着他们或尖锐或低沉的哭声。绮礼心烦,翻身调整呼吸,心里又被教会日常开支的账单以及明天的祭奠活动填满。


睡不着。


绮礼辗转反侧,心里像被巨石压着。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二点,可空荡荡的房间了只有他一个人的呼吸声。


那个人呢?又出去花天酒地了?绮礼无奈的想。对于同居者这种晚归的行为,他早已见惯不惊。拥有美少年外表的王似乎十分享受现世那种灯红酒绿的生活。绮礼工作的时候,他常去一家很热闹的酒吧,在那里放下王的尊严,大口的喝着劣质的鸡尾酒,坦然的接受四周各种暧昧欣赏的目光。兴致好的时候,还会上台献曲一首,结果当然是赢得满堂喝彩和疯狂追捧。王这种属性,在一年的市井生活里被金发少年隐藏得很好,单从外表看,他只是一个美艳又稚嫩的耀眼人类。


就是这从骨子散发出的美艳和一脸涉世未深的稚嫩,让人欲罢不能。


绮礼这样想着,身后门被一下撞开了。吉尔伽美什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靠在门上双颊通红,眼睛眯成性感的弧度。


“呐,绮礼,睡了吗?”吉尔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准备睡了,最近太累了。”绮礼望向吉尔,潮水般的倦意突然向他袭来,“倒是英雄王你,最近兴致相当好啊…”“那是。”吉尔伽美什微笑着,“这现世还没本王想象得那么无聊。”月光照进房间,洒在王的金色发丝上 ,珠润圆满。无人回应,才几秒钟,床上的男人便进入了梦乡。


吉尔看着绮礼渐渐进入熟睡的面容,突然想整整他,就当作他这么多天忙得忽视自己的惩罚。


“诶,这么好的月色!绮礼,本王命你起来陪我赏月!”吉尔伽美什看着月亮,厉声命令着床上的男人。绮礼本被各种杂物烦恼着,好不容易刚刚进入浅眠状态,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命令惊醒了。微微皱眉,他睡眼朦胧地瞟了带着笑意的王,翻了个身,接着睡着了。


这个行为对自尊心极强的王来说无疑是赤裸裸的挑衅。“绮礼你什么意思?!知道违抗王的命令是什么下场吗?!”吉尔伽美什一把推醒进入熟睡的绮礼,怒气冲天地看着他。男人再次被惊醒,不耐烦地推开吉尔。“我很累,你自己一个人去看吧。”敷衍的摸了几下吉尔的后背,再次沉沉睡去。彻底被这毫不在意的举动激怒,吉尔伽美什猛地揪起男人的衣领,迈过一条腿跨坐在他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睛里的红色燃起火焰。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打扰难得的睡眠,绮礼从床上坐起来,眉毛皱成一团。“英雄王,能别耍小孩子脾气吗?”看着跨坐在他身上的金发少年,男人叹气。“小孩子脾气?绮礼你吃了什么胆?”吉尔一个拳头砸在猝不及防的绮礼脸上,顷刻,绮礼脸上出现了深深的红印。“哦,你是想玩真的?”绮礼摸着脸,抓住王的后脑勺,“说过我很累了,你却一直打扰我,不觉得做的太过分了吗?英雄王。”说完抡起一个枕头砸在吉尔脸上,然后扑倒在他身上,压着枕头使吉尔呼不出气来。


“唔…你疯了!”英雄王失去了刚才的威风。手脚都被身上健壮的男人钳制住了,脸上的枕头也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杂修杂修杂修!”吉尔伽美什气急败坏地喊着,激烈的反抗着男人,不断的用胳膊肘顶着他的肩膀。绮礼本来打算给他一点点教训但是看到他反应这么强烈,心里倒有些后怕:如果放了他,自己肯定会被万箭穿心,但是不放开的话…真的死了怎么办。


思考再三,绮礼松开了紧紧压在吉尔脸上的枕头,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吻住了他。


“咳…咳……”刚刚喘过一口气的少年被这个的吻弄得晕头转向。绮礼极力的回想着吉尔喜欢被吻的地方,然后用力的用舌头打开他的嘴巴,长驱直入的舔吻着他的口腔内壁。“唔…绮礼你不得好死…”微微缓过气来的王被舔吻的有些舒服,渐渐地回应起他,双手却一遍又一遍的锤着他。


吻了很久,察觉到英雄王的手慢慢攀上自己的脖颈,忘我的回应着自己的攻势,绮礼心里慢慢松了一口气,想必已经吉尔伽美什已经消气了。活在几千年前的王对于老练的绮礼来说只是个爱耍小性子的孩子,稍微安慰他并且循着他的喜好来讨好他,王即使再生气也不会出人命,这招绮礼屡试不爽。


他从吉尔身上翻下来,把吉尔拥入怀中,轻轻的说了句:对不起,最近压力太大了,忽略你了。吉尔伽美什早已被难得的、绮礼主动的吻弄得招架不住,只是嘟囔着下不为例,便钻进了他的怀抱,再次索要起吻来。

一吻结束的时候,吉尔有点困了,就着接吻的姿势睡着了。经过刚才的释放,绮礼感觉身上的压力没那么重了,真不知道该感谢还是该埋怨王。苦笑着抱紧怀中的人,随即沉沉睡去。


这一晚绮礼睡得极好。









评论(3)

热度(44)

  1. 绮礼神父nameganai 转载了此文字
    甜蜜蜜言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