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而

我的坑
该怎么填(思考

【言金】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相恋十年三十题③

真的是好久没更文了,三次元实在是太忙了,按我这速度估计等FSN播完都更不完吧【泪目】


*可能意识流【?】其实没剧情OTZ

*依旧ooc,注意防雷

*言金only


—————————————————————————————

清晨的温度比想象中还低,能清晰的看到口中吐出的热气,绮礼打了个小小的寒战,回头看了看还在被窝里享受着美梦的同居人,帮他掖了掖被角,轻轻地走出了房间。


今天是礼拜天,是天主教隆重的主日。因为经费有限,教会的人员也是精简了许多,绮礼也不得不起了个大早来准备早晨的弥撒。


才不到六点,教会里已经陆陆续续的坐满了人,大家几乎是清一色的手捧着圣经,安静的坐在信徒席上等着仪式的开始。


早晨 6:30,绮礼对着镜子轻轻的吻了吻胸前的十字架,转身走上了讲台。伴随着柔和的进堂曲,全体信徒起立,模仿着神父在胸口缓缓的画下十字,轻念着“阿门。”


“愿天父的慈爱,基督的圣宠,圣神的恩赐,与你们同在。”神父稳重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信友们不约而同的回应:“也与您的心灵同在”。


“愿天父和基督,赐给你们恩宠及平安。”
“也赐给你。”


“愿主与你们同在。”
“也与你的心灵同在。”


进堂礼毕,紧接着是忏悔礼,绮礼翻开手中的册子,与众信徒一起诵读圣经。整个教会仿佛沐浴在神的光辉里,宁静且安详。


绮礼的眼睛缓缓的从信徒席上掠过,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清一色的上了年纪的人,鲜有的几个年轻人大概也是跟随父母来的。逐渐收回视线的绮礼发现好像有人盯着自己,一种不安感涌上心头,抬头便和那道瑰丽危险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此时吉尔伽美什坐在倒数第二排的长椅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台上有模有样的神父,红瞳里映照着教会的琉璃瓦,发出宝石般的光芒。


绮礼心里一紧,这家伙不是应该还在睡觉吗?口中却依然念念有词:“神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这是……这是我们从主所听见,又报给你们的信息。”短暂的停顿扰乱了原来诵读的节奏,信众们纷纷抬头,看着台上失态的神父,大厅突然安静了下来。


“哼呵呵…”信徒席传来一声浅笑,绮礼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发出的。他抬头便与那个挑衅的视线交缠,用力地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没想到对方却加倍的还了回来,还施以王的威压,让绮礼束手无策。


绮礼不得不走上前微微鞠躬表示歉意,重新镇定的颂起了圣经,信徒们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互相嘟囔了几句,很快就重新投入了仪式。绮礼不停地提醒着自己不能往吉尔那里看,但来自王的眼神依然肆无忌惮的扫视着他,一刻也没移开过。


接下来的圣血圣体仪式除了绮礼觉得被某人注视得很不自然之外,进行得都还算顺利。礼毕,绮礼在教会门口送走每一位信友,送走最后一个人时,时针已经指向了中午,绮礼突然觉得疲惫不堪。


他走向倒数第二排的青年前,用手托起他的下巴,注视着他的眼眸。“吉尔伽美什,你的兴致可真是越来越高了呢?”“本王的愉悦可是填不满的啊。”青年眯了一下眼睛,瞳孔迅速的收缩了一下,进而散发出美丽的光芒。绮礼不自觉的凑近了王的脸。


“被这么美的眼睛一直注视着让我十分惶恐呢。”神父一脸道貌岸然的假笑,顺势加大手掌的力度,青年的脸被捏的有点变形,“为什么英雄王总是乐于出我的糗呢,今天都差点搞砸了。”


“啧…”疼痛让吉尔倒吸一口冷气,“绮礼,快住手!”


“不是很喜欢看我吗?现在就让你看个够吧。”绮礼将脸不断凑近青年,看到了红色瞳孔里微笑着的自己,突然觉得身体一阵燥热。


“嗯…”突然被一阵温热包围,神父的舌头就这样粗鲁的撞进吉尔的口腔,嘴唇好像被咬破了,口腔里弥漫是腥甜的血的味道。睁眼看着绮礼,相隔不到十厘米的对方眼睛里,反射出被制约住的自己的顺从模样 。难得地不觉得气愤,“有时让他主动一点也挺有趣的,那就逗逗他好了。”吉尔这样想着。


伸出双手环住绮礼的头,在下一轮带着惩罚的深吻开始前,吉尔微睁着眼,在绮礼耳边含糊不清的说道:“…本王的视线离不开你哦。”带着热气的情话转眼间变成白汽无声无息的蒸发在空气里,神父红得发烫的耳朵却是刚才暧昧的最好证明。


“真是服了你了。”绮礼抱紧环中的人,庄严又神圣的吻上了他的眼睛,小心翼翼的像怕损坏某件珍宝一样,用嘴唇轻轻的摩挲着。


“我的视线何时才能离开你呢?”







评论(1)

热度(39)

  1. 绮礼神父山而 转载了此文字